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

ウルトラマンジード(超人力霸王Geed) -第2頁

【最近修訂日期】2018/4/20
2017新一代的超人力霸王TV系列作品於2017/7/8公開播放(日本當地),角色名為「ウルトラマンジード/超人力霸王Geed」,全系列預計製作25話。日文「ジード」的英文表述為「Geed」一字,華文讀若「紀德」。

網誌資料引用來源「圓谷Ultra Channel https://www.youtube.com/user/tsuburaya
《超人力霸王Geed》日本官方網站  http://m-78.jp/geed/
《超人力霸王Geed》華文網誌/1  http://ultrataiwan.blogspot.tw/2017/08/u054.html


7話 サクリファイス

令人(Leito)帶著妻女拜訪「銀河市場」,店長久米晴雄與伊賀栗ルミナ都是伏井出ケイ的書迷,兩人正在惋惜沒抽到演講會入場券時,伏井出ケイ竟然路過此地,還特別邀請大家去聽講。原本伊賀栗令人不太熱衷此事,但超人力霸王Zero發現事有蹊蹺:小說內容影射超人力霸王Zero對抗貝力亞爾銀河帝國一役,而且超人力霸王Zero變成反派角色。

小說內的反派人物最終會殞命,伏井出ケイ打算新編後續接替的角色,在現場展開即席式的創作推演,還蓄意指定令人(Leito)上台協助。伏井出ケイ假藉正邪雙方的應答話語,趁機對超人力霸王Zero挑釁及威脅。

伏井出ケイ公然對現場讀者展示「怪獸膠囊」裝備,並召出「ギャラクトロン/Galactron /加拉古特隆」破壞城鎮,會場民眾奔逃無門,全部淪為人質。令人(Leito)阻止來葉(Laiha)的斬擊行動,因為現場錄影機器還在運作著。

朝倉陸無法容忍坐以待斃,立刻破窗跳出,變身超人力霸王Geed迎戰Galactron(加拉古特隆),但實力相差懸殊,超人力霸王Zero目前狀況恐怕也不是對手。ケイ(Kei)要求超人力霸王Zero必須承受Galactron(加拉古特隆)一記光線,危機事件才有轉圜可能

超人力霸王Zero決定挺身面對,並以自身護住令人(Leito)軀體,猛烈爆炸聲中,變身器「Ultra Zero Eye /超極傑洛眼」褪失光芒,超人力霸王Zero生死未卜。

超人力霸王Geed掙脫Galactron(加拉古特隆)的箝制,應用Geed Claw(紀德銳爪)施展「コークスクリュージャミング/Corkscrew Jamming」螺旋式穿擊,卻只破壞它的左臂大劍及長型束髮,並無法斷絕對方的戰力。眼前一籌莫展,朝倉陸對於「英雄的職分」感到紊亂,懊惱自己無法挽救頹勢。


8話 運命を越えて行け

像是預先算計過的陰謀一般,在超人力霸王Geed即將遭受致命攻擊時,ケイ(Kei)Galactron(加拉古特隆)暫停所有動作,時機點恰好是超人力霸王Geed耗盡光能之際。

望著電視媒體的相關報導,朝倉陸怒視ケイ(Kei)的偽善,氣憤要找他算帳,但被來葉(Laiha)極力阻攔,因為雙方實力相差懸殊。令人(Leito)深感愧疚,坦白自己害怕失去家人、不能因此喪失性命,留下「Ultra Zero Eye /超極傑洛眼」之後便匆匆離開星雲莊。

戰事並未結束,Galactron(加拉古特隆)再次被ケイ(Kei)啟動。令人(Leito)原本要帶著家人逃難,但女兒(伊賀栗マユ)深信超人力霸王會來拯救大家,讓他頓然警醒。深擁妻女之後,令人(Leito)決定挺身再戰,只為守護心中的重要事物。

令人(Leito)狂奔來到災難現場,來葉(Laiha)也同時將「Ultra Zero Eye /超極傑洛眼」交還給他。令人(Leito)堅定了守護的意志,超人力霸王Zero煥然回應,變身器恢復生機,二者再次合而為一、重回戰場。

ケイ(Kei)虐意大興,竟然召出第二隻Galactron(加拉古特隆)加入爭鬥,形成「二對二」的混戰局面。

超人力霸王戰士久攻不下,戰事泥淖之際,天外疾速飛來一顆光球,直接撞進Zero的胸膛。炫目光芒裡,超人力霸王Hikari送來特殊調整過的「Riser/昇華器」及「Ultra Capsule/超極膠囊」給超人力霸王Zero

Neo Fusion Rise
令人(Leito)將「超極傑洛眼NEO」附掛於「Riser/昇華器」之上,啟動「Zero mode/傑洛模式」戰力升級。先以「Ginga Capsule」及「Orb Capsule」生成「新世代膠囊Alpha」,後以「Victory Capsule」及「X Capsule」形成「新世代膠囊Beta」。

俺に限界はねぇ!
讀取「新世代膠囊Alpha」和「新世代膠囊Beta」四位超極戰士之力,超人力霸王Zero躍升為「Beyond/超然凌越」新型態。

超人力霸王Zero操控頭頂生成的四支旋轉光刃,以「クアトロスラッガー/Quattro Slugger/四刃強擊」攻勢對敵方下馬威。

超人力霸王Zero快速無比的「傑洛百裂拳」攻擊,直把Galactron(加拉古特隆)打得雙腳離地、拋飛空中,接著又以快速身形躍升其上,以雙腳將對方踢落地面。

超人力霸王Zero以雙掌在身旁生成8顆紫色光焰,宛如日本雷神的態勢,以「バルキーコーラス/ Bulky Chorus」八道光束轟爆Galactron(加拉古特隆)

超人力霸王Geed對付傷損的加拉古特隆(Galactron),併用「スマッシュビームブレード/Smash Beam Blade/粉碎光劍」及「ディフュージョンシャワー/ Diffusion Shower /擴散簇射」來解決對手。擊敗強敵之後,令人(Leito)激動涕泣、感謝夥伴們的支持,與妻女重聚幸福生活。


9話 誓いの剣

6年前,來葉與父母(鳥羽彈次、鳥羽涼美)在光瀨山麓遭遇Skull Gomora(骷髏哥摩拉)的襲擊,現場只有她一人倖存。當時來葉(Laiha)非常悲傷震驚,體內的「リトルスター/Little Star」飛向骷髏哥摩拉(スカルゴモラ)身旁,進而消失無蹤,怪獸身形飄散位置出現一名謎樣男子(伏井出ケイ)。此後,來葉(Laiha)勤練武藝、四處搜查兇手訊息,希望能為雙親報仇。

前陣子,知名小說家的特別演講會附近出現Galactron(加拉古特隆)大騷亂的事件,讓AIB開始盯上ケイ(Kei)的動態,因為他居住場所不明,連過往經歷也無法考證,身分啟人疑竇。愛崎萌亞在查閱資料時,意外發現鳥羽來葉13歲時的遭遇。

令人的女兒(伊賀栗マユ)身體發熱,還出現「瞬間移動/テレポーテーション」的特殊能力,被蕾姆(Remu)驗出有「リトルスター/Little Star」寄宿體內。為避免マユ被追擊,眾人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將她留置於星雲莊秘密基地內,包括來葉用小秘密(6年前的遇襲事件)來取得她的信任。

敵方召出的暴君怪獸Tyrant(タイラント),不斷掘擊星雲莊上方的地表,陸(Riku)變身應戰,但超人力霸王Geed難敵對手,超人力霸王Zero隨後趕來支援。與此同時,光瀨山麓再次出現Skull Gomora(骷髏哥摩拉)的蹤影,超人力霸王Zero決定獨力對付Tyrant(タイラント),讓超人力霸王Geed去處理另一方的戰場。

超人力霸王Zero操控頭頂生成的四支旋轉光刃,將「クアトロスラッガー/Quattro Slugger/四刃強擊」轉化為「ビヨンドツインエッジ/Beyond Twin Edge/超越雙刃」攻勢,對暴君怪獸Tyrant(タイラント)展開連續斬擊。

超人力霸王Zero「ワイドゼロショット/Wide Zero Shoot/寬闊傑洛射擊」強化升級,以新的光線技「ワイドビヨンドショット/ Wide Beyond Shoot/寬闊超越射擊」殺滅暴君怪獸Tyrant(タイラント)

超人力霸王Geed使用Geed Claw(紀德銳爪)展開護屏,阻擋Skull Gomora(骷髏哥摩拉)的烈焰攻擊,後以「コークスクリュージャミング/Corkscrew Jamming」螺旋式穿擊打敗貝力亞融合獸。

掛念來葉(Laiha)的狀況,伊賀栗マユ使用超能力「瞬間移動」來到光瀨山麓。貝利爾融合獸Skull Gomora(骷髏哥摩拉)挫敗的當下,來葉猜測殺親兇手就在現場,奮不顧身展開追擊。マユ祈求超人力霸王Geed保護來葉(Laiha)的安全,體內的「リトルスター/Little Star」飛向リク(Riku),啟動了傑洛膠囊(Zero Capsule)

來葉(Laiha)與ケイ(Kei)展開對決,雖然她幾度落敗,但憑著堅定的信念,終於制伏了對方。來葉(Laiha)掄劍刺向仇人,夥伴們隨後趕到卻來不及阻止,此時她眼前的光芒裡傳來勸阻之聲。聞言,來葉(Laiha)潸然淚下,沒讓利劍染血報仇,ケイ(Kei)趁隙逃離現場。

令人=超人力霸王Zero見狀趕忙追上,準備生擒伏井出ケイ來仔細盤問。ケイ(Kei)使出詭譎的屏障護盾,超人力霸王Zero難近其身,只能眼睜睜看他脫逃。適才一幕幕衝突,盡被遠方的AIB搜查官完整觀察。事後,朝倉陸說出內心想法,欣慰鳥羽來葉沒有出劍殺人,關懷真誠,溫暖了來葉(Laiha)的心房。


10話 ココロヨメマス

AIB借助ゾべタイ星人「讀取心思」的能力,找來ナビア(地球化身/サトコ)協助調查。好奇多事的サトコ(Satoko)讀取萌亞的心思之後,揪著她前往「銀河市場」求證,卻無端攪亂一池春水。

サトコ(Satoko)此次來地球的主要工作,是協助AIB去了解怪獸Zandrias(ザンドリアス)狂躁不定的原因。萌亞與AIB有所關聯,此事碰巧被朝倉陸聽聞,再透過蕾姆(Remu)的分析解說,推判AIB對超人力霸王Geed尚未友善或信任。

驕縱子怪獸Zandrias(ザンドリアス)雙翼颳起強風,萌亞、サトコ(Satoko)被掀飛高空,朝倉陸趕忙搭救,但自己也被捲入危機。朝倉陸變身超人力霸王Geed解救二人之際,身分同時曝光。

超人力霸王Geed試圖以「スマッシュムーンヒーリング/Smash Moon Healing/粉碎月光癒合」光線技來抑制怪獸性情,但Zandrias(ザンドリアス)不是殘暴猛獸,所以策略無效。

超人力霸王GeedZero合力迫使Zandrias(ザンドリアス)暫時停止劇烈反抗,怪獸一陣嚎啕大哭,眾人都耳痛難受。サトコ(Satoko)順利讀取牠的想法:驕縱子怪獸Zandrias(ザンドリアス)因為沒有把握青梅竹馬對牠的情愫,所以開始焦躁不安,才會像個被寵壞的孩子,四處撒野鬧事。

驕縱子怪獸Zandrias(ザンドリアス)的情感困境,萌亞感同身受。透過擴聲筒的信心喊話,她鼓舞怪獸勇敢面對,也間接為自己的心情找到宣洩出口。吐露心聲之後,サトコ(Satoko)對誠實說真話的萌亞讚賞不已,也拋棄原先她對地球人「編說謊言」的偏見。

超人力霸王Zero以「クアトロスラッガー/Quattro Slugger/四刃強擊」斬破怪獸腳下的土地,四支旋轉光刃甚至還聚成擴聲筒的樣貌。超人力霸王Zero吼出宏亮的斥責聲波,將怪獸轟出地球之外,Zandrias(ザンドリアス)與青梅竹馬再次相遇,兩者感情幸福增溫。

朝倉陸感到抱歉,沒有及早坦然告訴萌亞有關超人力霸王Geed身份之事,因為萌亞是自己的重要之人,不想牽連她於凶險中。萌亞主動保密超人力霸王Geed一事,只想守護自己的青梅竹馬,讓陸(Riku)相當感動。朝倉陸反過來關心萌亞在「NicoNico生命保險公司」的辛勞,並不詳知她在AIB的搜查官工作。夕陽餘暉下,兩人再次玩著「張開十指&放射光亮」的問候動作,友誼更形堅貞。

驅退驕縱子怪獸Zandrias(ザンドリアス)之後,令人(Leito)匆忙趕回「銀河市場」去接女兒,但不慎仆摔倒地,懷中掉落出「超極傑洛眼NEO」變身眼鏡,遠處監看的塞納(ゼナ)得到重要情資。


11話 ジード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ー

ケイ(Kei)與出版社編輯者(大隅丈治/33)於公共場所相談創作內容,言談提及「膠囊/ Capsule」裝備一事;中途,大隅丈治因故短暫離席,ケイ(Kei)則閉目沉思,讓自己的意識跟宇宙遠方的貝利爾做聯繫。AIB把握分秒搜查訊息波形的彼端位置,遭到貝利爾、ケイ(Kei)的察覺,埋伏現場的異星搜查員撤離不及被震傷。ケイ(Kei)向編輯者表示要停止寫作,協助AIB搜查工作的大隅丈治事後遭他人殺害棄屍。

AIB私下將令人(Leito)架走,因為還無法全然信任超人力霸王Geed的立場,所以希望獲得超人力霸王Zero的協助。雖然令人(Leito)極力抗拒,卻不敵Zero的強旺意志,變身超人力霸王之後飛往宇宙遠處,欲搜查ケイ(Kei)意識聯繫的彼方來源。

ケイ(Kei)設下陷阱,來葉(Laiha)遭到宇宙帝王Alien Bado(バド星人)的狙擊與控制。ケイ(Kei)真身並非地球人(ストルム星人),為了讓貝利爾形體復活,必須借助啟動之後的超極膠囊,而膠囊的能量來源則寄宿於生命體中成長。貝利爾接受了提議,用自身基因創造「仿製品=朝倉陸」做為收集超極膠囊的人才(工具),在19年前,ケイ(Kei)將「仿製品=朝倉リク」遺棄於天文台石階前,並且預留空白膠囊及昇華器於秘密基地內

19年過後的現在,ケイ(Kei)要脅陸(Riku)交出所有的超極膠囊。陸(Riku)左右為難之際,ペガ(Pega/沛迦)運用異次元空間「ダーク・ゾーン/Dark Zone」偷襲Alien Bado(バド星人),讓來葉(Laiha)順利脫困。

拿不到超極膠囊的ケイ(Kei)並不生氣,反而醉心於「殺戮」的終結氣氛,透過2支怪獸膠囊(大君喬&絕頓)召出貝利爾融合獸ペダニウムゼットン(沛丹元素絕頓)

宇宙帝王Alien Bado(バド星人)與ペガ(Pega/沛迦)發生扭打,來葉(Laiha)趕來支援。超人力霸王Geed與ペダニウムゼットン(沛丹元素絕頓)展開爭鬥,激戰中,飛濺的大石塊砸死了Alien Bado(バド星人),在場的夥伴們則安然無事,讓陸(Riku)更能專心迎敵。

ケイ(Kei)質疑リク(Riku)自詡「救世英雄」的想法,更嘲謔「リトルスター/Little Star」持有人們的愚蠢祈願,因為一切過程都是預先設計好的誘導結果,並指責陸(Riku)的存在與決心只會帶來毀滅災難。陸(Riku)不向命運低頭,堅信這些奮戰過程都是發乎內心的自主抉擇,超人力霸王Geed以正拳式的爆熱光線「ストライクブースト/Strike Boost/強襲增幅」迎戰ペダニウムゼットン(沛丹元素絕頓)發射的熾烈轟擊,劇烈爆炸毀了都市大半區域。

轟然巨響之後,陸(Riku)不支倒下,ケイ(Kei)舉步踉蹌、前來搶奪超極膠囊。在ケイ(Kei)舉杖刺殺陸(Riku)時,來葉(Laiha)挺劍救援,爭鬥過程遺落一支傑洛膠囊(Zero Capsule)疲累的ケイ(Kei)無力招架而狼狽撤退。

ケイ(Kei)搶奪超極膠囊未盡全功(復活能量不足),超人力霸王Zero又積極前來搜查根據地(必須立刻轉移位置),讓貝利爾相當震怒。將功贖罪之計,貝利爾命令ケイ(Kei)將超極膠囊6支全數插入體內,因為他(ストルム星人)的身體構造有「反轉能量」特質。ケイ(Kei)依約照做之後,變身巨大的ペダニウムゼットン(沛丹元素絕頓)融合獸,卻因為能量失控而開始暴走。


12話 僕の名前

貝利爾融合獸Pedaniumuzton(沛丹元素絕頓)結合2大怪獸的威力,具有非常高的戰鬥值,從胸口能爆射毀滅性的「ペダニウム・メテオ/沛丹元素流星」破壞光彈。超人力霸王Zero遠出搜查工作,加上陸(Riku)剩餘一支傑洛膠囊失去變身戰力,無法阻止融合獸的惡行。沛丹元素絕頓(ペダニウムゼットン)胡亂放射攻擊,遭自身能量的反擊而倒彈,因燒毀部分腦及神經系統而暫停破壞行動。

陸(Riku)接到一封信,對方(朝倉 )竟然知道他的居住地點(星雲莊),還希望雙方能見上一面。雖然不明其中玄疑,甚至可能藏有陰謀陷阱,為了解開心中謎雲,リク(Riku)決定按信址赴約一試。

朝倉錘(あさくら すい)是年近古稀的老者,年輕時候就見過嬰兒狀態的陸(Riku),原本夫妻倆想收養天文台石階前的這名棄嬰,可惜配偶意外早逝,擔心自己無法妥善照顧嬰孩而放棄計畫;當年朝倉錘擔任地方父母官(町長),按照公務法規,棄嬰之姓名須由他來決定。數個月之前,朝倉錘得到類似「千里眼」的超能力(Little Star),可以輕易看到一切事物,他首先看到的就是成長之後的陸(Riku),所以很盼望能再度相見。自知餘命不長、來日不多,朝倉錘還是樂觀開朗,與陸(Riku)的相見歡,互動過程竟是以電玩遊戲為媒介,相當出人意表。

先前因為感受到「惡意搜尋」的迫近,所以朝倉先生施展「屏障」來隱藏自己,但終究無法持續太久。沛丹元素絕頓(ペダニウムゼットン)自行修復機能之後,立即前來追擊「リトルスター/Little Star」持有人朝倉錘因病不善快速行動,陸(Riku)以手拉車載他逃難。

「この大地にしっかり足をつけて立ち、どんな困難な状態にあっても再び立ち上がる」
沛丹元素絕頓(ペダニウムゼットン)的絕命追擊下,陸(Riku)與老先生雙雙陷入險境,兩人不離不棄、患難見真情。老先生吐實「朝倉陸」之名蘊藏夫妻倆的殷切期許,力促陸(Riku)盡快逃離現場,在雙方捨命相護過程中,朝倉錘的祈願造成「リトルスター/Little Star」脫離持有人,啟動了新一支的超父膠囊。

陸(Riku)啟用傑洛膠囊、超父膠囊,融合二者「攻擊力」與「超能力」的特性,強化升級為雄偉壯麗的「マグニフィセント/Magnificent」姿態。

「守るぜ!希望!!

沛丹元素絕頓(ペダニウムゼットン)發射毀滅性的「ペダニウム・メテオ/沛丹元素流星」破壞光彈,超人力霸王Geed施展「アレイジングジードバリア」能量屏障,牢牢實實的守護朝倉錘。

超人力霸王Geed展開大反攻,先以「メガスライサークロス/ Mega Slicer Cross/ 百萬級十字刨切」正面斬擊融合獸,接著用「メガボンバーパンチ/ Mega Bomber Punch/ 百萬級轟炸拳」施予連番暴打,最後用「メガエレクトリックホーン/ Mega Electric Horn/ 百萬級頭角電擊」轟退敵方。

瀕臨壞滅的ケイ(Kei),不斷痛斥陸(Riku)的存在,極度憎恨他(朝倉陸)奪佔貝利爾的關注,況且原初只是一具「仿製品」罷了。陸(Riku)怒然相駁,堅信自己擁有夥伴、有家園可以歸屬,不是孓然一身的空殼。

ケイ(Kei)已經無可救藥,陸(Riku)憤然重拳將他轟退。超人力霸王Geed雙拳拉開霹靂電能,藍眼睛同時爆射激光,雙手施展L字型的「ビッグバスタウェイ/Big Burst Away/大爆裂驅散」必殺光線,沛丹元素絕頓(ペダニウムゼットン)雖然展開護盾防禦,但還是逃不了被轟爆的命運。

超人力霸王Zero前往搜查ケイ(Kei)意識聯繫的彼方來源,在異空間內遭遇伏擊,所幸沒有發生意外。遍查不得結果,只確知異空間的出入口僅有一處;離去之前,超人力霸王Zero以超能力動手惡整一番,欲讓不知身分的躲藏者受困其內。

ケイ(Kei)慘敗退場,心力疲乏至極、昏睡沉落。貝利爾僥倖沒被查出蹤跡,盤算著下一波毀天滅地的邪惡計畫,要讓超人力霸王Zero飽嘗絕望深淵。


13話 レストア・メモリーズ

原本要買一部「有菜籃的腳踏車」來方便日常購物,後來卻買成「沒有菜籃的時髦自行車」,拆修不成功而「補購吸塵器」的目標,事後竟然變成「把電玩遊戲機買回家」的結果,年紀19歲的陸(Riku),怎麼看都是滿滿的孩子氣。這一天,陸(Riku)仿效特攝英雄「閃亮出擊/ドンシャイン」的攻擊絕招,和ペガ(Pega)在秘密基地「星雲莊」玩起棒球,卻意外砸到蕾姆(Remu)系統,造成記憶消失。無計可施之下,一夥人只好從頭「說」起,將這段時間的經歷一一重述,希望挽救蕾姆(Remu)的原樣。

蕾姆(Remu)假扮記憶流失之事,起因是陸(Riku)不聽「室內勿打棒球」的規勸,所以演出這齣戲來警示一下;看到蕾姆(Remu)恢復正常,眾人大大鬆了一口氣。

當日來到「星雲莊」之前,令人(=超人力霸王Zero)已經向AIB搜查官(愛崎萌亞)回覆搜查工作的結果,也知悉萌亞、陸(Riku)互相守護身分之事。聽聞令人說漏秘密,陸(Riku)發覺事態不妙、緊張不已,來葉(Laiha)醋意大發,緊纏追問陸(Riku)為何隱匿不報?看著他們活潑熱鬧的日常生活,蕾姆(Remu)也盼望自己有「軀體」能與大家真實互動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