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2月23日 星期六

ウルトラマンジード(超人力霸王捷德) -第4頁

【最近修訂日期】2018/4/20
2017新一代的超人力霸王TV系列作品於2017/7/8公開播放(日本當地),角色名為「ウルトラマンジード/超人力霸王Geed」,全系列共25話。日文「ジード」的英文表述為「Geed」一字,台版音譯「捷德」。

網誌資料引用來源「圓谷Ultra Channel https://www.youtube.com/user/tsuburaya
《超人力霸王Geed》日本官方網站  http://m-78.jp/geed/
《超人力霸王Geed》華文網誌/1 http://ultrataiwan.blogspot.tw/2017/08/u054.html
《超人力霸王Geed》華文網誌/2 http://ultrataiwan.blogspot.tw/2017/09/u055.html
《超人力霸王Geed》華文網誌/3 http://ultrataiwan.blogspot.tw/2017/11/u056.html


20話 午前10時の怪鳥

某日上午10:00時,星山市區出現謎樣的巨大怪鳥,雖然超人力霸王Geed出面打倒了牠,但是次日相同時刻又會再次出現類似樣貌的怪鳥。日復一日,看似沒有終止的戰鬥過程,AIB發現怪鳥爆滅後噴散藍色塊狀殘骸,雖然有採樣帶回基地,但要檢測時發現密閉容器內的殘留物已經蝕融,最後甚至消失無蹤。

萌亞重新對街頭散落的藍色塊狀殘留物進行DNA分析,發現來源竟是同一身分的怪鳥,牠的復活能力極為強大,乍看屢次被超人力霸王殺滅擊斃,事實上,殘留物消融之後蒸散為氣體,聚集之後能一再重生。

彷彿不死鳥的基耶隆星獸(ギエロン星獣)讓陸(Riku)疲於應戰,挫折感蒙上心頭。束手無策之餘,陸(Riku)外出散步解悶,與持續搜查工作的萌亞不期而遇,兩人遂結伴追查謎樣能量。一路追溯源頭,遇到令人(Leito)的妻子與女兒。數日前,伊賀栗マユ初次見到藍色塊狀物時,因為覺得它樣貌美麗而私自撿回家,後來殘留物發生融化現象而將它放入冰箱冷藏,但是並沒有恢復原本的固體狀態。

マユ的實驗結果,加上伊賀栗ルミナ與鄰居主婦們的日常料理心得,啟發萌亞消滅怪獸的靈感。雖然有打算將基耶隆星獸送往極地封存,但因為怪獸體積龐大而難以執行,若爆碎怪獸形體,回收工作仍是極大考驗。星雲莊一眾苦思之際,令人(Leito)請纓協力,讓作戰計畫重生契機。

第六日的交手,仍由超人力霸王Geed主戰基耶隆星獸。陸(Riku)憑藉Seven Capsule/賽文膠囊,將能量聚集於「キングソード/King Sword」劍模式,祭出「スラッガースパーク/Slugger Spark/強擊火花」攻勢來砍爆怪獸形體。因為超人力霸王Zero事先在高空布下紫色光罩,所以限縮了爆炸殘留物的擴散範圍。

身處災禍地區的星山市民,接收了傳播媒體的通知及呼籲,開始自發性的撿拾怪獸殘骸。團結力量果真強大,透過民眾的齊心合作,藍色殘留物都被一一回收及冷藏,AIB將它們密封分裝,然後傳送到宇宙間各個低溫環境,令其無法再生。來葉(Laiha)認為此戰是人類與超人力霸王Geed通力合作的成果,有了這次的經歷,讓陸(Riku)守護地球的心境不再覺得孤單。

再生怪獸登場事件,始末與「Little Star」完全沒有關係,激發一次次的對戰,只是為了更加明瞭超人力霸王Geed各型態的戰力資訊,幕後主謀就是伏井出ケイ。他還透過情報販子(電波怪人レキューム人)知道AIB收回了二支怪獸膠囊,外人如霧裡看花,唯有他深諳融合變身的奧秘及強大力量。


21話 ペガ、家出する

一場莫名地震,雖然無損於本體是飛行器的「星雲莊」基地,卻讓ペガ(Pega/沛迦)亂了手腳,不慎摔壞陸(Riku)珍愛的桌鐘。得理不饒人的陸(Riku),因為爭論誰是膽小鬼而鬧僵兩者的情緒,為了證明自己能獨立生存,ペガ(Pega)負氣出走。

撞見ペガ(Pega)外貌的民眾大多驚慌失措,甚至還有人要追打他,天下之大,似乎沒有他的安身之處。走著走著,ペガ(Pega)來到他與陸(Riku)初次見面的地方,不禁想起六年前的舊事。

離開母星的ペガ(Pega)原本想在宇宙旅行中磨練自己,目標是成為獨當一面的男子漢。可惜安身立命的膠囊不幸壞掉,又害怕又飢餓的求援心聲,被就讀中學的陸(Riku)感知收到,熱心幫忙解除ペガ(Pega)的困頓。雙方一見如故、相談甚歡,雖然(Riku)無法學得對方「匿跡於暗影中的技能,卻誠摯邀約ペガ(Pega)一同成為守護世界和平的組合(コンビ/combination),兩者的夥伴情誼奠基於此。

(Riku)若有所失的神情,在萌亞面前無法隱瞞。回顧陸(Riku)寄宿愛崎家的時光,當年他常常是形單影隻的落寞神情,直到中學階段才漸漸好轉,仔細想想,背後原因可能是ペガ(Pega)開始加入陸(Riku)生活起居的緣故吧?來葉(Laiha)也適時加入勸勉行列,讓陸(Riku)猛然警醒,不該輕易失去重要的朋友,遂立即出發尋找ペガ(Pega)的下落。

火浦海岸的釣客及遊者,因不明原因感到肢體麻痺,令人在妻子的勸導下,提早返家靜養腳麻的症狀。近日一連串的地震騷動,原因是深海怪獸Gubira(グビラ)所造成,牠的身上有「Little Star」能量,因為身體不適而流浪到陸上,鼻孔噴發的光點會讓生命體有觸電麻痺的狀況。ペガ(Pega)也被光點觸及、動彈不得,眼看快要被失控的古比拉(Gubira)踩踏時,幸好陸(Riku)趕來相救、護他脫險。

伏井出ケイ變身為貝利爾融合獸Pedaniumuzton(沛丹元素絕頓),為了阻撓(Riku)與「Little Star」的關聯,對古比拉(Gubira)狠下毒手。超人力霸王Geed趕忙相護,卻難擋Pedaniumuzton(沛丹元素絕頓)的猛烈攻擊。

超人力霸王Geed轉換「ロイヤルメガマスター/ Royal MegaMaster」型態,祭出「バルカンスパークル/Vulcan Sparkle/火神灼爍」等攻擊,卻無法傷損敵方一絲一毫。

戰技被摸透的超人力霸王Geed落入挨打的局面。憑著鬼魅般的疾速移動,融合獸Pedaniumuzton(沛丹元素絕頓)佔盡上風,超人力霸王色彩計時器開始亮起紅訊。就在敵方施予致命一擊之前,古比拉(Gubira)潛行到融合獸的背後,對牠猛烈噴灑光點,造成ケイ(Kei)身體麻痺。

(Riku)把握反擊良機,憑藉Ace Capsule/衛司膠囊,集聚能量於「キングソード/King Sword」劍模式,揮出三日月型「バーチカルスパーク/Vertical Spark/垂直火花」巨大光刃,一舉斬爆融合獸。

明瞭超人力霸王Geed是出於全心保護之意,所以古比拉(Gubira)才會挺身相助,體內的Little Star」也飛向陸(Riku)身旁,啟動了新一支的Zoffy Capsule(佐菲膠囊)

事後,陸(Riku)並沒有另買桌鐘的意思,ペガ(Pega)也樂於將它完成修復運轉,兩者重修舊好。一直以為ペガ(Pega)陪伴身旁是理所當然,陸(Riku)現在才真切明白:這是命運的安排,應當好好珍惜。

ケイ(Kei)再次挫敗,流落暗夜的雨勢中,背後的「斯特魯姆器官」閃爍詭異之光。他痛定思痛,決心要取得AIB保管的「黑暗路桀爾/Dark Lugiel」、「闇培拉星人/Alien Empera」二支怪獸膠囊,重新壯大自身的力量。


22話 奪還

ケイ(Kei)以亞璃依(Arie)為人質,要求AIB交出收藏的二支怪獸膠囊,並指名陸(Riku)擔任交付者的工作。人命關天,AIB沒有拒絕的空間,遂陪同陸(Riku)前往對方指定的廢棄工廠。

ケイ(Kei)絲毫不在意亞璃依(Arie)的安危,一邊擺弄她的性命,一邊催促陸(Riku)盡速交出膠囊。為防事情有變,塞納(ゼナ)萌亞事前強力徵召令人擔任伏兵角色,突襲計策奏功,讓他們順利地救回人質。

再遇草菅人命的殺親兇手,來葉(Laiha)怒不可遏、掄劍進攻,卻不敵ケイ(Kei)的狡詐。為保護人質與膠囊的安全,塞納(ゼナ)指示萌亞駕車疾速脫離現場,留下的夥伴們則輪番與ケイ(Kei)進行搏鬥。

ケイ(Kei)憑藉「King Joe/大君喬」與「Galactron/加拉古特隆」膠囊,變身貝利爾融合獸キングギャラクトロン(King Galactron)開始反擊。

(Riku)與令人一同變身迎戰,但是King Galactron(君王加拉古特隆)戰力強旺,不僅讓二位超人力霸王吃足苦頭,甚至還能趁隙狙擊萌亞(Moa)的座車,慌亂中,車輛遭到衝擊而停頓下來。

ケイ(Kei)背部的「斯特魯姆器官」泛現詭異的青光,力量一波波如潮水湧上,即使超人力霸王GeedZero型態再升級,也頂不住King Galactron(君王加拉古特隆)的進擊步伐,色彩計時器雙雙亮起紅色警訊。

(Riku)改用Zoffy Capsule/佐菲膠囊,配合「キングソード/King Sword」杖模式,發射「エイティセブンフラッシャー/Eighty Seven Flasher/87閃光」攻擊,一舉衝破King Galactron(君王加拉古特隆)左爪開啟的防護陣法。

超人力霸王Zero操控頭頂生成的四支旋轉光刃,將「クアトロスラッガー/Quattro Slugger/四刃強擊」轉化為「ビヨンドツインエッジ/Beyond Twin Edge/超越雙刃」型態,能量陸續灌注武器後竟然會放大驚奇的尺寸,緊接著以「ツインギガブレイク/Twin Giga Break/雙刃巨級破斷」招式在融合獸身上切斬出大大的「Z」字形傷痕,King Galactron(君王加拉古特隆)爆裂潰敗。

來葉與塞納(ゼナ)趕來救援萌亞(Moa)時,亞璃依(Arie)已經帶走怪獸膠囊,三人才驚覺事態不妙。在ケイ(Kei)挫敗的當下,亞璃依(Arie)滿心真意將怪獸膠囊送交給他,卻因為低估ケイ(Kei)的惡念,反而遭到無情的絕殺。

沒能保住人質的性命,讓萌亞相當自責、痛哭不已。在逃脫圍捕之前,ケイ(Kei)放話自己與陸(Riku)才有資格承繼貝利爾,二者其一勢將遂行滅絕之惡。ケイ(Kei)沒有即時啟用怪獸膠囊而離去,此事讓人百思不解。


23話 ストルムの光

ケイ(Kei)的狂話盤據陸(Riku)心中,久久揮之不去。為了解決命運之謎,陸(Riku)選擇不告而別,只留下簡短的書信告知夥伴們,並沒有透露自己的去向。眾人根據亞璃依(Arie)之前與ケイ(Kei)研析過的資料中,推測陸(Riku)可能前往沖繩古城遺跡。

塞納(ゼナ)準備前去沖繩調查ケイ(Kei)的意圖,來葉堅持同行,只為找尋陸(Riku)的下落。萌亞被塞納(ゼナ)授予重任,留在原處負責總指揮,以防ケイ(Kei)的奇襲行動。古城遺跡分散多處,塞納(ゼナ)兩人宛如大海撈針,疲於奔走。萌亞眾人查閱亞璃依生前的筆記內容,加上蕾姆(Remu)說明分析「斯特魯姆器官」反轉攻擊的特性,比對出ケイ(Kei)準備強化身體的可能位置。

(Riku)受到ケイ(Kei)的誘導,一步步前往中城城跡遺址。原本自然生態豐富的斯特魯姆文明,因侵略者而陷入大火吞噬,每隔30年傳送「The Sturm’s Light /斯特魯姆之光」到沖繩,ケイ(Kei)把握時機及絕佳位置,充分吸納母星之光。

母星的崩滅,讓ケイ(Kei)沉淪「弱肉強食」的執念,陸(Riku)無法坐視不理,憤而變身對決。ケイ(Kei)化身貝利爾融合獸Pedaniumuzton(沛丹元素絕頓),威力更勝往昔,超人力霸王Geed轉換「マグニフィセント/Magnificent」型態也抵不住攻擊。

ケイ(Kei)將「黑暗路桀爾/Dark Lugiel」、「闇培拉星人/Alien Empera」二支怪獸膠囊插入軀體,力量如一波波湧泉,不斷股勁把融合獸Pedaniumuzton(沛丹元素絕頓)加倍巨大化。

超人力霸王Geed發射「エイティセブンフラッシャー/Eighty Seven Flasher/87閃光」攻擊,面目扭曲的ケイ(Kei)仍能持續頑抗。陸(Riku)決心強烈,憑藉「ロイヤルエンド/Royal End/皇家終結」破壞光線,一舉擊爆融合獸Pedaniumuzton(沛丹元素絕頓),但自身也遭受波及。

殘敗不堪的ケイ(Kei)倒臥於眾人面前,已經喪命的亞璃依這時悄然走來,不僅撿走「黑暗路桀爾/Dark Lugiel」、「闇培拉星人/Alien Empera」二支怪獸膠囊,還奪食斯特魯姆器官。一度被認為失去蹤跡的貝利爾,其實潛伏於亞璃依身上,這是ケイ(Kei)仍能持續操作怪獸融合的原因。貝利爾返還原本的姿態,胸前色彩計時器呈現詭異的綠光,拋開死屍(石刈亞璃依)之後揚長而去。ケイ(Kei)淪為棄棋,卻仍不悔自己對貝利爾的付出,雖然AIB團隊展開圍捕陣勢,他卻以仰臥方式墜落海崖,自此失去音訊。

貝利爾飛向宇宙,啟用「黑暗路桀爾/Dark Lugiel」、「闇培拉星人/Alien Empera」二支怪獸膠囊,將自身融合為新型的「Atrocious/窮凶極惡」姿態。世界面臨的最終命運會是什麼?


24話 キボウノカケラ

貝利爾體內的斯特魯姆器官,透過「カレラン分子/卡雷朗分子」不斷吸引宇宙間的「Little Star」,將尊王維繫世界的能量反轉為自身的力量。待他修復盈滿之後,將是世界步入毀滅終結的時刻。來葉相當在意ケイ(Kei)的行蹤,不時與蕾姆(Remu)保持情報聯繫。

反轉的能量,持續充填著貝利爾胸前的色彩計時器,來葉想起トリィ=ティプ(變身怪人Alien Pit)的研究心得,眾人討論後,決定以卡雷朗分子的分解酵素來消除貝利爾的力量。儲備分解酵素瓦斯彈尚需一段時間,令人(Leito)把握時間趕回家團聚,他不僅幫女兒(マユ)慶祝生日,還送高貴名錶來感謝妻子(ルミナ)的辛勞。

當夜,車上共處的時候,塞納(ゼナ)凝神挨近萌亞的面龐,讓她驚慌失措,雖然趕忙聲明自己已經心屬陸(Riku),卻閉眼迎接下一步將發生的事情。實際上,塞納(ゼナ)只是太專注觀看萌亞攪拌牛奶與咖啡產生的漩渦水紋,害萌亞緊張表錯情。漩渦水紋讓塞納(ゼナ)聯想時空破壞神Zegun(絕剛)激戰超人力霸王的那場戰鬥,擬訂驅除貝利爾的作戰良策。

相處時光稍縱即逝,令人(Leito)接到AIB整備完成的通知,又將趕忙離開家人。不善說謊的令人,老早已經被妻子發覺諸多異常,但是ルミナ仍然默默支持、沒有怨言,讓他勇於守護家人與世界。

星雲莊的飛行器姿態(ネオ・ブリタニア号)首次現身,提早出發去裝載分解酵素的瓦斯彈。AIB計畫由超人力霸王Zero制伏貝利爾,趁隙用分解酵素武器攻擊他的色彩計時器,再由超人力霸王Geed修復後的Zegun(絕剛)互射光線產生時空裂縫,要將貝利爾永遠放逐於其他次元。

貝利爾力量滿盈,邪惡身影再次襲來,闇黑氣息籠罩世界。超人力霸王Zero迎戰宿敵,但貝利爾邪力張狂,超人多次處於挨打局面。

失蹤多時的ケイ(Kei)趁機挾持令人(Leito)的妻小,要脅超人力霸王Zero將性命交給貝利爾。棄棋ケイ(Kei)的愚忠讓貝利爾感到意外,影響著戰事的勝負局面,幸好來葉及時搭救人質,沒讓他的計謀得逞。

話說,斯特魯姆星球遭受侵略者荼毒時,家園陷入無盡火海。卑微無力的ケイ(Kei)遇上貝利爾的收服,自此甘心伴隨主人追求力量的強大,先是潛入光之國偷竊融合裝備,將超極膠囊反轉為怪獸膠囊用途,後來還不惜以自身為實驗體,來葉父母遇害的當日,就是他初次融合變身怪獸所帶來的災禍。時日不多的ケイ(Kei)執迷不悟、負隅頑抗,來葉苦勸不成,彼此只剩戰鬥一途。

超人力霸王Zero趁隙制伏貝利爾的身形,ペガ(Pega)與星雲莊(ネオ・ブリタニア号)則筆直衝向敵人的色彩計時器。貝利爾掙脫壓制,飛行器遭他重擊而墜落,鬼魅紅爪還大破超人力霸王Zero的「Beyond/超然凌越」型態。事態危急至此,陸(Riku)無法再按計畫行事,立刻出面迎戰貝利爾。


25話 GEEDの証

超人力霸王Zero挫敗倒地,陸(Riku)接續與父親貝利爾對決。超人力霸王Geed以「ロイヤルメガマスター/ Royal MegaMaster」型態展開一連串的快速進擊,頓時讓貝利爾反應不及。

超人力霸王Geed僅得到尊王膠囊的些微力量,根本不能與吸納全宇宙力量的貝利爾相提並論。貝利爾掌握反擊機會,一舉將超人力霸王Geed打回原始的姿態,超人力霸王Zero趁隙抓起分解酵素瓦斯彈刺中貝利爾的色彩計時器,但也遭到對方戳穿胸口的重擊。超人力霸王Zero變身姿態被瓦解,令人(Leito)摔落地面。

二位超人力霸王戰士傷重之際,天外飛來一股威嚴雄偉的能量。綠色光團裡出現的是超人力霸王之父,他緊緊箝制貝利爾的行動,以自己產生的力場來封鎖敵我,讓超人力霸王Geed先脫身喘息。貝利爾被困之後,ケイ(Kei)也擺脫來葉的纏鬥,旋即逃逸無蹤。

令人(Leito)昏迷送醫,親友都相當擔心。這個世界的人們並不認識超人之父,只知道惡戰暫時停頓,未來的發展仍令大家忐忑不安。貝利爾對光之國戰士仇恨非同小可,極力催勁之下,超人之父的力場眼看無法久撐。

雖然超人力霸王Zero失去音訊、令人(Leito)尚未甦醒,星雲莊一眾仍決定按計畫繼續作戰。來葉與陸(Riku)做「拳頭碰擊/Fits Bumps」約誓,轉身繼續去追擊ケイ(Kei)的下落;超人之父的力場遭貝利爾突破瓦解,超人力霸王Geed再次迎戰父親。

塞納(ゼナ)親自駕馭時空破壞神Zegun(絕剛),超人力霸王Geed把握進攻契機,雙方按計畫互射激光,貝利爾頭頂上方立即產生巨大的時空裂縫。可惜作戰方式遭貝利爾識破,時空破壞神Zegun(絕剛)被他轟爆,幸好塞納(ゼナ)及時脫身。

雖然超人力霸王Geed以紅色月型的「レッキングリッパー/Wrecking Ripper/毀滅撕裂」光刃、音波吼「レッキングロアー/Wrecking Lower/毀滅低沉」做反擊,但是戰技複製源於貝利爾,完全無法壓制得了他。

(Riku)不願就此放棄,高昂的鬥志激發了超極奇蹟,遠在各處的超人戰士們也感知到這股力量,超人力霸王Zero(=令人)也因此被喚醒。匯聚身旁的「Little Star」啟動了所有的超極膠囊,超人力霸王Geed本體之外的四種型態竟然同時現身。

宛如「紀德戰隊/Geed Sentai」的態勢,五超人戰士展開聯合進擊。當五超人一併發射光線技時,雖然貝利爾掄起「百萬戰鬥指揮器/ギガバトルナイザー」抵擋,但是「Atrocious/窮凶極惡」型態最後仍被瓦解擊潰。超人力霸王Geed趁隙緊抱貝利爾,將兩人投向時空裂縫當中。

力戰到生命盡頭的ケイ(Kei),終於伏首在來葉之下。對主人至死不渝,神智恍惚的ケイ(Kei)淚求貝利爾不要棄離他,往昔曾經嘲諷(Riku)是孤單無依的話語,現在竟然應驗在自己的身上,真是令人不勝唏噓。來葉握起對方顫抖無助的手,讓他以為貝利爾回應了答覆;心靈彷彿獲得了救贖,ケイ(Kei)形體散逸為無數的綠色光點,殞滅歸無。

時空歪斜的風暴漩渦中,超人力霸王Geed與父親近身格鬥。在一拳拳的搏命衝擊中,陸(Riku)漸漸看到父親的過往,禍端肇始於貝利爾謀奪電漿火光塔的能量核心。

因為想要超極的強大力量,貝利爾付出了慘痛代價。被光之國放逐之後,甚至被「ライオニクス/Lionics」獅血星人遺傳因子侵蝕身心而墮落黑暗。與光之國戰士敵對的歲月裡,貝利爾一次次復出報仇,陸(Riku)清楚的感受到父親的憤怒與傷感。陸(Riku)同情貝利爾的心境,緊抱父親的狂暴軀體,祈願他能脫離「ライオニクス/Lionics」帶來的磨難,讓一切紛爭就此結束。

貝利爾執迷不悟,無法認同陸(Riku)的心意,父子倆最終以「レッキングバースト/Wrecking Burst/毀滅爆裂」光線進行殊死決鬥;轟天烈焰中,陸(Riku)與父親就此揮別。

時空裂縫閉合的危險時刻,超人力霸王Geed及時脫困、安全歸返,讓親友及世人都歡欣不已;貝利爾禍端終於除去,世界重拾太平。

【註記】
超人力霸王Geed解除變身時的姿態,與超人力霸王貝利爾初態(Early style)相當神似,差別可能僅是色彩計時器一處。2018年的電影版故事中,陸(Riku)新獲得「エボリューションカプセル/進化膠囊」,屆時將有助於解答相關謎情。

(Riku)與來葉重聚,實踐了「GEED =反轉命運」的證明。世界已經完成癒合,宇宙重獲秩序,超人之父見識了新戰士(超人力霸王Geed)的無限可能性,之後與尊王一起離開地球。

廂型車「銀河市場」恢復營業,久米店長開心地招呼大小顧客們,孩童們認為《爆裂戰記Don-Shine》已經過氣,活錚錚的英雄是超人力霸王Geed才對。ペガ(Pega/沛迦)適時提醒,讓陸(Riku)恍然明白,自己的夢想似乎實現了;內心的踏實感,讓他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事件落幕,萌亞盤算來葉應該會離開星雲莊了吧?聽聞對方還要暫留一段時間的計畫,萌亞妒氣隨手拍打指揮室的桌面,沒想到卻引發基地將要自動引爆的警示,兩女當場慌亂了手腳;蕾姆(Remu)是否在作戰衝擊中損傷了機能,或是她故意加入兩女爭鬧的氣氛中?

超人力霸王Zero的「Ultimate Bracelet/究極手鐲」已經復原,該是與伊賀栗一家道別的時候。臨行前,他表達自己對於令人女兒(伊賀栗マユ)的關愛,這些時日的相處,讓這位超人戰士深切體驗到家人間的羈絆相連,此段經歷應該會讓他永難忘懷吧?

歷經重重考驗,終於跨越命運的阻礙,迎接眾人的將是無限光明的未來,一如眼前的溫暖輝日。

ウルトラマンジードBlu-ray BOX<最終巻> https://www.bandaivisual.co.jp/cont/item/BCXS-1282/
24&25話之導演剪輯版「ジーッとしてても、ドーにもならねぇ!」特典,配置於《超人力霸王GEED》藍光影碟盒2商品內。(2018/02/23)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